最新新闻:

为什么这个第一次创业的人,每月访问量超过500万的网站,会留出时间和她的团队一起工作呢

时间:2021-07-19 17:38:54来源:

在本系列 “Leader Board” 中,我们与首席执行官、经理、创始人和其他领导组织的人交谈,了解是什么让他们打勾,他们在新员工中寻找什么,甚至在哪里吃午餐。

从每周的瑜伽课到会前指导的冥想,Well+Good的员工在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上都致力于它的核心使命:健康。Well+Good由前记者Alexia Brue和Melisse Gelula于2010年推出,是一家专注于健康的媒体公司和在线新闻出版物,涵盖运动、美容、旅游等主题。

如今,该网站每月拥有超过500万的读者,拥有超过200万的订户和社交网站追随者。它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该公司每年的收入都翻了一番,目前的年化收入为8便士公司。而可以肯定地说,好+好就是做得好,这并不是很快发生的——它包括不眠之夜、快速的决策和巨大的压力。

由于没有自己创业的经验,兼任CEO的布鲁早年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为《时尚》和《纽约时报》等出版物撰写有关健康和美容领域的文章。然而,在与Gelula会面之后,就在SoulCycle和BlueprintCleanse等公司根本不存在的时尚健康领域兴起之前,两人看到了一个机会。虽然Well+Good最初只关注纽约市,但联合创始人知道他们需要扩大业务范围,并于2014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出。

尽管仍在增长,但如今布鲁领导着一支由40多名员工组成的团队,他们都对健康和健康充满热情,并拥有广泛的撰稿人和编辑网络。然而,从记者的角度来看是有帮助的,因为布鲁必须学会将她的创意与业务联系起来,领导团队的战略方向、收入和业务发展职能。从这次经历中,她学到了“一切都归结于沟通和清晰”,她与企业家分享。“为每件事设定愿景和基调是最重要的。”

她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建立了一个团队,甚至可以一起锻炼和冥想。从招聘到领导习惯,再到公司文化,我们与布鲁接触,了解她如何领导一家成长中的公司。

关于最重要的领导特征:

“这一切都归结为沟通和清晰。为每件事设定愿景和基调是最重要的。很重要的是,整个组织都清楚Well+Good代表什么。我们所关注的都是高质量的新闻报道,以及我们认为读者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关于健康的开创性观点。以身作则也很重要。因此,如果我们重视整个团队的反应能力,[我]自己也会表现出来。”

关于领导风格:

“梅丽莎和我在2010年创立了Well+Good——最初的几年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我们是自举型的,没有资源来投资团队。既然我们已经存在了七年多,我们就能够投入更多,给予更多的支持,帮助不同的人发挥最大的潜力。

“我现在有更多的时间积极倾听。我的职责是使我的团队的想法成为最好的。这不是我在头脑风暴中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而是)赋予(员工)权力,帮助他们完善自己的想法。”

关于有助于她领导的习惯:

“充足的睡眠对判断和工作效率至关重要。我也会优先考虑每天的锻炼,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减压方法,也是一个思考问题的时间。我并不总是以清醒的头脑开始我的训练,但我总是以清醒的头脑结束。我的手机上还有一个感恩软件,我每天都在用。这让我感到更加乐观和踏实。”

关于挑战:

“确定时间的优先顺序并专注于大局总是很有挑战性的。我和我的共同创始人、首席运营官(COO)都使用SMART目标,我们每个季度都会修改这些目标。S是具体的,M是可测量的,A是一致的,R是现实的,T是基于时间的。所以每一个季度我们都会列出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我经常访问我的SMART目标,以确保我优先考虑我想做的事情,并专注于推动业务向前发展的因素。”

关于最艰难的商业决策:

“最艰难的决定是不尽早筹集资金。一方面,我们有能力为我们的项目提供资金,不必担心日常流动性,但另一方面,我们会放弃控制权,无法建立我们想要的公司。花大量时间回答投资者的问题,而不是以一种对我们来说真实的方式来建立我们的业务,这让人感觉不对劲。但这意味着我们放弃睡眠的时间很长——我们每个人要做三个人的工作。”

关于新员工最重要的特征:

“面试时,我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他们所处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有些人真的在快速发展、灵活的创业环境中茁壮成长,而另一些人则更喜欢公司工作的结构和可预测性。我们努力寻找那些能被我们所处的环境所激励和激励的人。

“同时也是对我们向世界传递的信息的热情和热情。这种热情使人们更善于解决问题,更有创造力。很明显,带着你的A-game,为你所信仰的东西努力工作,会容易得多。”

关于表彰员工:

“我们每两周举行一次全员会议,讨论每周的胜利。因此,它可以是任何从认识一个新客户的卖家到我们的受众开发团队创纪录的一个月的流量。然后我试着花点时间随便地祝贺别人,创造一种人们每天都互相认识的文化。”

关于团队建设:

“对我们来说,团队建设围绕着每两周在不同的工作室尝试新的训练。人们可以去也可以不去——完全取决于他们——但大多数人都喜欢它,这是我们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情的一种方式。我们还每周在办公室举办瑜伽活动。我们每个月都有一个不同的“瑜伽住院医生”,他们会上课。我们的瑜伽住院医师项目。

“我们也吃午餐,学习,(在那里)我们会有不同的专家进来,教他们所热衷的东西。我们与不同的健康食品和饮料公司有固定的快乐时光——他们会来为团队主持快乐时光。”

在独特的办公室仪式上:

“每当我们在全体员工大会上欢迎新的团队成员时,我们总是和他们玩两个真理和一个谎言。这是一艘有趣的破冰船,所以我们可以随便地、愚蠢地了解他们。我们也会以五分钟的引导冥想开始我们的双手会议:我们都会进来,坐下来,使用不同的冥想应用程序之一,然后做身体扫描或可视化练习。现在是每个人按下暂停按钮的时刻。”

关于管理会议:

“我们尽量让他们保持紧密和有组织,确保事先有一个议程,(而且)会议是在宣布目标后开始的。我们尽量注意谁参加了会议——如果一个会议可能有5个人参加,我们就确保没有10个人参加。”

关于调度:

“我们都在谷歌日历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其他人的谷歌日历。所以我的会议就在那里,我已经开始安排时间来计划我需要回顾的不同的事情,这样我就可以确保我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在我的办公桌上完成事情。”

关于办公室设置:

“我们有一整层楼,都是开放式的。我们有四个会议室,它们刚刚以水晶命名——电气石、石英、月光石和[紫水晶]。我有点独自一人坐着,所以我周围有更多的空间,但感觉很像一个新闻编辑室。我的办公桌旁边有一把椅子,这样人们就可以随便停下来聊天了。”

午餐:

“离我们一条街就有一家餐厅,叫哈文厨房,就像井+好的自助餐厅。[你]不能在没有看到队里其他人的情况下进去。很多时候,我要么从那里抓起午餐带回来,要么坐下来和同事一起在那里吃。”

关于强大的公司文化:

“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为什么我们要做我们要做的是最重要的事情。我认为人们想有所作为,所以我们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发布的信息是有意义的,我们公司的行为方式体现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这一点非常重要。这定下了很多文化基调。

“我们有很多不同的手册。我们有这个100页的文件,其中有我们所有的视觉品牌,但它也是我们作为一个公司的立场。编辑团队有他们真正的北方文件围绕着我们报道的,我们没有报道的。我们也有这些词汇,这是一种关于井+善的百科全书——整个土地。”

关于文化错误:

“在早期,没有足够的带宽和资源来庆祝胜利和里程碑,投资于文化。早年的时候,我们被拉得太紧,以至于我们没有花时间清楚地表达我们为什么要做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她最大的文化成就是:

“最近有一次,很多人都对有一天在家工作很感兴趣,夏天就要到了,所以我们开始了一个非常有效的暑期星期五计划,让在家工作的人有他们想要的机会。我们真的很清楚什么是期望使该计划成功。我们说过周五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但这意味着每个人仍然需要完成工作,如果工作被滥用,我们将无法完成。每个人都很了不起,真的很享受。我想没有人想让他们的同事失望。”

关于她的榜样:

“托利·伯奇太棒了。我喜欢她看到机会的方式——她看到外面没有不花一大笔钱的漂亮衣服——她真的发明了一个类别,满足了她看到的需求。她是一个有创造力的人,同时也是首席执行官——她非常鼓舞人心,能够完美地跨越创意和商业领域。”

在她最喜欢的领导力书籍上:

“从为什么开始(西蒙·辛克著)。我喜欢他把注意力放在人们身上,让他们知道你为什么做事,而不是做什么或怎么做。”

关于大多数领导人出错的地方:

“试图自己做太多而不信任自己的团队。最重要的是把合适的人安排在合适的岗位上,让他们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

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

猜您喜欢

图文推荐

热点排行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